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梁广寒 > 菲律宾疫记:那些守护菲律宾的留学生们(二)

菲律宾疫记:那些守护菲律宾的留学生们(二)

2020年4月7日 星期二
 
是日菲律宾新冠肺炎确诊新增104例,累计3764例。新增死亡14例,累计177例。新增痊愈11例,累计84例。
 
昨天听爱+慈善基金会负责人之一Max说今天下午要送医学留学生志愿者到中国援菲抗疫医疗专家组所在的医院进行集训,于是约好两点连线。
 
应菲律宾政府请求,中国政府派遣中国专家组前来协助菲律宾应对疫情,专家组于4月5日携带人道救援物资抵达马尼拉。除援医行程外,此前中国驻菲大使馆、总统府办公室、卫生部等官方机构、以及菲律宾抗疫委员会等民间机构都在计划安排专家组救援期间的翻译事宜。爱+慈善基金也参与了志愿者翻译工作。
 
爱+基金会是今年3月份由一些在菲经商的“老”留学生、新移民为抗击疫情紧急发起成立的一个慈善基金会。Max对此说:“我们希望汇集集体的智慧来共同抗击疫情,扶持社会。”另一负责人Antonio介绍,基金会成立后迅速行动,由最早给封城检查站送食物开始,目前已经汇集300多来自菲律宾各领域的志愿力量捐资捐物,每日若干行动小组前往不同区域、分工行动,其中大部分是前往医院或平民集中地捐助医疗物资和食物,在菲律宾主流社会和华人社会都引起了巨大反响。菲律宾主流媒体ABS-CBN、中国央视和WOWCHINA分别对基金会进行了报道,总统发言人班尼洛也发TWITTER感谢这个年轻的华人团队。(https://news.abs-cbn.com/tvpatrollive)
 
中国政府应菲律宾请求决定派遣医疗专家组的消息经由大使馆发布后,基金会负责人自己第一时间向使馆报名申请上前线。了解到专家组有翻译需求,基金会开始在志愿者群中招募医学背景的翻译。通过社交媒体和人际网络,目前共招募到30多位志愿者翻译,他们绝大部分都是在读的医学留学生,其中五位是一线现场翻译,其余的在线接诊或在线翻译。五位一线志愿者将在中国专家组援助的医院之一接受专业培训,及进行必要的医学翻译。由于菲律宾目前医护人员奇缺(4月1日我的文章曾写到,700多医护人员被隔离,17位医生殉职——这个数字今天已上升的19,大首都马尼拉区37个市目前只有70多个检测人员,因此政府不得不公开招募医护志愿者),专家组离菲后,这些未来的医生们很可能将留下来继续帮助定点医院进行菲方认可的辅助工作。Max是最早申请的前线志愿者之一,他今天正在送往医院的,就是五位一线志愿者中的两位。
 
下午3:30 Max打来了电话,告诉我因为其中的一位志愿者住在距离马尼拉20公里的甲美地,封城期间手续繁琐,所以刚刚接到两位志愿者,现在与另一辆车上三位志愿者分头赶往医院。我们趁志愿者们从甲美地赶往马尼拉途中的时间交流了一会儿。
 
志愿者Celine是最早报名的医学志愿者,曾经就读于菲律宾四大名校之一的医学院,现在另一所顶尖医学院继续深造。她今年只有21岁,也是这一批医学志愿者中年纪最小的。最早是她的妈妈、一位中医师发现了志愿者招募信息,就帮她报了名。问及当时的感受时,Celine说:“我开始也害怕也有过矛盾,因为这个病毒太凶猛,而且我家只有我一个孩子。但是我妈妈鼓励我,她说你是医生,你的责任就是治病救人。作为医生你不能害怕,如果你害怕,你就会被病毒打倒,如果你不怕,你就能战胜病毒。”就这样,年轻的医学留学生Celine在妈妈的鼓励下成为逆行前线的小英雄。与她通话时,我被这个少年持重的小姑娘深深打动。作为一个菲律宾顶尖医学院的学生,她没有丝毫的骄气,作为一个还在花季的少女,她也没有丝毫的娇气;相反,从她自己报名、到主动利用所有的社会关系与基金会一起承担起招募工作,到今天沉稳地走进前线医院,我看到的是中国90后的责任与担当、理性与冷静。她告诉我,决定了做一线志愿者后,她就立刻开始寻找和动员其他在菲的医学留学生。“但是菲律宾的医学留学生实在太少了,所以招募过程挺不容易的”,她说。但利用她在菲留学五年的社会资本,她最终还是找到了不少医学志愿者:“大家都很热心,都希望能在此时发挥专业优势为菲律宾做点什么。很多人想上前线,但是有些由于家中特殊原因不便隔离,因此选择了在线接诊的义务工作。今天和我同车的另一个伙伴小昕,也是我通过本科的学术关系联系到的。”
 
小昕是位80后,本是中国一家高校的教师,目前在职在菲攻读医学博士。他的自述中更有一些坦然和豁达。我问他加入志愿者前是否曾有犹豫?家人是否支持?他说:“我能为自己的决定负责任,既然人在菲律宾,又是医生,此时面对全人类的敌人,义不容辞。作为专业人士,到前线去能给社会带来的不仅是救助,而且是信心。我们中国两个月来的抗疫成就说明,新冠肺炎是可治的,它并没有那么可怕;我也希望学习中国专家的经验,必要的时候为菲律宾民众服务。”菲律宾自3月15日实行隔离政策后,学校即停课,有条件的开始网课。还在攻读博士的小昕,学习任务其实很重,但他还是决心请假。“其实我的请假学校还没批准,但是正逢圣周期间学校停课,所以我就先出来了。”小昕笑说。问及圣周假期结束后,他将如何处理学校课程与志愿者工作的冲突,他说:“我还是会想办法请假留在医院,毕竟特殊时期这里更需要我。“Celine说:也有可能那时菲律宾医生也学会了我们中国医学专家组的经验,毕竟他们此行的主要任务就是分享中国的有效抗疫经验,那时我们就做菲方需要的其他工作。”
 
听了小昕对疫情淡定的科学分析,我不由暗自欣慰。三个月以来,每天接触大量来自中菲社会各阶层各行业人们的信息,我清楚地看到人们对病毒的恐惧甚至恐慌,以及恐慌引起的其他问题。人们需要防护知识,也需要战胜困难的信心。
 
其他三位前线医学志愿者,也都是在读的留学生,有人是已在菲五年、毕业于名校的优秀本科毕业生、目前继续深造,也有人是去年才来的留学“小白”,还没来得及体验岛国的美丽风情,就被这场疫情卷到了漩涡中心。
 
说话间,志愿者们已经到了医院,于是谈话暂时结束,我预祝他们此行顺利,平安健康。
 
旋即群里发来志愿者们齐聚医院的加油照。他们都戴着口罩,但我依然看到一张张青春飞扬的脸上洋溢的信心与刚强,这些以90后为主的新生代,他们站在太阳升起的地方,代表着我们的希望。
 
 
专家组的随行翻译志愿者Aili,为方便工作特意在行前剪掉了一头秀发。这是一位来菲11年、坚持公益行动15年的姑娘,照片中利落的短发,写着她的决心和爱。
 
晚上与志愿者们沟通,问及第一天工作的最大感受,他们不约而同地说:有一些紧张,但与专家老师和小伙伴们在一起,感到专业而温暖。
 
晚间,回顾这些留守菲律宾的留学生志愿者们的对话和照片,我只想到一句话:我们的地球病了,除了医药,让我们医治我们共同的家,以爱与坚强。
 
(注:本文引用照片分别来自爱+慈善基金会和志愿者Aili。)



推荐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