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梁广寒 > 菲律宾疫记|那些马尼拉上空陨落的星星(一)

菲律宾疫记|那些马尼拉上空陨落的星星(一)

2020年4月4日 星期六 清明节
 
本来打算过几天才写这个主题,直到昨晚都是这样考虑的。孰料今天一睁开眼睛,刺入心扉的一个消息就迫使我改变计划,必须今天提笔。
 
是日菲律宾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新增76例,累计3094例。
 
新增死亡8例,累计144例。
 
新增痊愈5例,累计57例。
这新增的确诊和死亡统计中,均有一个数字是我的同事RENE VALESCO同志,菲律宾国立大学政治科学系教授、菲律宾知名政治学家、智库菲中了解协会(ASSOCIATION OF PHILIPPINE –CHINA UNDERSTANDING, APCU)现任理事长。菲律宾教育网站对他的身份描述是:“菲律宾人,政治科学家和人民公仆;在多个政府机构或民间机构任身居要职,如总统府办公室主任(Presidential Management Staff)、菲律宾新闻署署长,官至部级。”这位睿智慈祥又活力无限、天然带着菲律宾人独有热情和幽默的老朋友,就这样一夜之间变成了一个黑色的、冰冷的数字,进入了菲律宾新冠肺炎的统计日报,成为了历史。
 
昨晚7:30,APCU秘书长在群里公告:理事长RENE同志紧急入院接受COVID-19检测,结果未出。我问何时可以出结果,秘书长说,结果很快会有,但所有症状指向感染CONVID-19, 由于RENE同志已年过60且有基础病,请大家为他祈祷。
 
今天上午我私信问秘书长,RENE教授的结果出来了吗?他说出来了,确认阳性。并告诉我他所在的医院菲律宾肺病专科中心是一所好医院,但是恐怕已经超负荷了。怀揣忐忑,到了午间12:43, APCU主席在群中公告:“从国防部长处得知,我们亲爱的理事长RENE VALESCO教授刚刚去世。各位同志们,我在这里沉重地告知大家,我们亲爱的朋友RENE 教授由于感染CONVID-19,上午在菲律宾肺病专科中心不治身亡。亡魂安息。”
 
不胜难过。一代大师、活跃在菲律宾政治科学研究与实践领域、多年奔走力促中菲友好关系的菲律宾人民的好教授、中国人民的好朋友就这样与世长辞。作为一起奋斗的战友,我们甚至无法为他送行,他就那样孤单地走了。
 
群中的各位,不胜唏嘘。有APCU元老前辈、80岁的著名菲华作家不愿相信这是真的,一再发信确认:这是真的吗?谁来再向我确认一下?有同志发出近照,说两个月前RENE教授还在碧瑶参观“中国公园”……有同志随后发出APCU分会的悼念信:
 
2020.04.04
 
致痛失亲人的RENE VALESCO教授一家:
 
我们怀着巨大的悲痛给您写下这封哀悼信。惊闻APCU全国总会理事长RENE VALESCO教授不幸逝世,我们与您的家庭共此追思和祈祷。
 
RENE教授是本协会备受尊重的会员,他的价值有目共睹,他的逝世是我们极大的损失。2020年1月理事长百忙拨冗驱车碧瑶参加我们分会的春节庆典,我们万分荣幸。这些美好回忆将与我们永在。
 
愿主庇佑!
 
 
是的,你没看错,我称RENE教授为“同志”,菲中了解协会APCU各位会员之间也互称“同志”,这是APCU多年来的传统。APCU是菲律宾最早成立的致力于促进中菲相互理解和友好关系的民间组织。早在中菲建交之前的1972年,一批亲华的菲律宾青年精英就注册成立了这个组织,后来逐渐发展成为独立智库。中国人民非常熟悉的菲律宾前总统阿罗约,当年“也是创会成员之一且曾担当活跃角色”(阿罗约2011年受采访时自述),她在2017年当选该会主席,后因被任命为众议长而退位成为永久荣誉主席。RENE于2019年当选为该会理事长。他就任理事长后,APCU更加活跃,年内即组织了多场菲中民间互访团以及系列菲中主题论坛,对两国民间交流所做的贡献有目共睹。
 
RENE出生于1953年,享年67岁。他身上有典型的菲律宾人特点。他爱吃,即便已经大腹便便,仍然乐此不疲。虽然位高权重,但不甚修边幅,走在街上你绝对不会想到他是位大名鼎鼎的教授、大权在握的部长。他随和而幽默,对青年人更是爱护有加、乐于扶持。
 
记得2017年12月,我因安排中国国务院一位领导所率的访菲团活动并任随行翻译,而与RENE第一次深入交流。此前虽然数次见面,但都未及多谈。那次的交流,是在马尼拉奎松市一家网红火锅店,双方高级官员仿佛微服私访,体察民情,畅所欲言,交流深入,卓有成效,气氛更如火锅般热烈愉快。那天,时任APCU副理事长的RENE给我们讲了APCU艰难而生动的历史,以及1970年代菲律宾学生领袖的革命追求、许多传奇人物的传奇故事——那一晚也揭开了我后来寻访一代传奇人物的序幕。他毫不掩饰自己对红色中国的热爱与向往,也自豪地向我们展示他的中国研究成果,但是当然,菲律宾人从不傲骄,所以他的成果展示是以向中国访菲团代表请教为终点。那一次双方讨论了不少文化交流计划,在随后的几年中这些大都逐渐一一落地。席间RENE对我们几个“新生代”学者、中菲友好关系的新力量特别寄予厚望,他尤其希望通过加强教育交流和学术交流与合作来加深民间理解、深化两国关系,这些讨论和期待对于后来我们开展的一些研究项目有很大的启示。
 
2018年,广西访菲团到访,我受APCU邀请参加了访问团与APCU的双边座谈。因为莫名其妙现场突变交叉翻译,我会后特别被RENE和协会其他领导邀请深谈,于是有了日后更多交流的机会。
 
与RENE教授的最后一次共事,是今年2月17日,APCU在马尼拉ASTORIA 酒店举办第五届/2020年第一场论坛,黄溪连大使应邀出席发表题为“共克疾风骤雨、同迎春暖花开”的演讲,RENE是论坛主持人。他的主持不拘一格,如他的人一样活泼而热烈,论坛最后以APCU几位领导人共同引亢高歌菲律宾民歌、一起以中英文为武汉加油结束。作为一个中国人,看到菲律宾友人如此动情为我们加油打气、现场募捐,我感动至深,几度泪目。
 
这些仿佛都是昨天才发生的事。尤其是,2.17论坛结束后,我带着不久再见的期待与RENE简单道别就离开了,我以为我们会很快再见,讨论他的课程和下一次的合作论坛。难以相信,一位曾经亲密合作的、无限活力、无限热情的同志,就这样忽然地、悄然地,永远离开了。对于中菲友谊,他还有很多的宏图伟略,对于APCU,他还有太多未竞的计划,对于他的学生,他还有他多要分享的心得。我最遗憾的是,他说开设了《中国政治与领袖》课程,要与我讨论毛泽东思想,而我一直认为来日方长而未能与他探讨。却不知那日一别永生,从此天地殊途,再不能共事。原来来日,并不方长。
 
今天,在中国的清明节,我独自隔离在马尼拉的家中,不胜悲痛地缅怀我的菲律宾同志RENE VALESCO 教授,中国人民的好朋友,我们永远的好同志。
 
写完已是夜沉沉。站在阳台上,看马尼拉的夜空澄净如洗。不知哪一颗正在陨落的星星,是属于RENE的?
 
我想,真正的永别是因为遗忘,而那些写在史上、刻在心中的友情,会是长久陪伴我们的。RENE,我的同志,你并没有远离。



推荐 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