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梁广寒 > 菲律宾疫记 | 平民,求医求生两艰难

菲律宾疫记 | 平民,求医求生两艰难

2020年4月1日 星期三
 
今天是马尼拉封城第18天。距离菲律宾总统杜特地第一次封城令结束(4.14)还有整整两周。
 
是日菲律宾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新增227例,累计2311例;新增死亡8例,累计死亡96例;17位医护人员因患新冠肺炎死亡;新增治愈1例,累计治愈50人。
 
CNN今日头条标题:“菲律宾新冠肺炎患者死亡近百,康复50”。
 
相比欧美等多国,菲律宾的确诊病例绝对数字很小,然而这些病例都高密度集中在国际大都市马尼拉首都区。这一个个鲜活的生命,与我并不遥远,他们在我的身边,曾经、正在、或是即将,与我发生某种关联。
 
凌晨看到朋友发圈求助:
 
“朋友的朋友,中国人,今天被确诊,就住在makati City ,avida west tower 。被确诊后也没有被送去医院,只是被隔离在自己家里,医生给了一些药就走了……马尼拉还有没有卖莲花清瘟胶囊的,我朋友需要。谢谢所有朋友。这个同胞我也不认识。可是我想帮他。我愿意自己花高价买莲花清瘟买各种药给他。至于感染途径我也不知道,他自己也不知道。”
 
Google了一下此公寓位置,距离我车程5分钟。这比此前我所知道的另一确诊病患的公寓SM JAZZ远些,JAZZ距我步行5分钟。当然其实这些估算都没有意义。上周六3.29意大利朋友给了我一个马卡蒂确诊病人居住公寓的列表,已经有13栋,当病毒已然“遍地开花”的时候,所有的距离估算结果都不过是一点自我安慰,或是更多的慌乱。
 
我立即给朋友留言,说如果我的莲花清瘟寄到,我愿送她一些。我与她一样,与这个素昧平生的中国同胞并不认识,可是“生命那么美好,我不希望任何人在这么美好的年纪凋零”,我真不愿意在未来的某天看到我的朋友圈中出现另一个凭吊信息——三月份以来,我的朋友圈子里面已经太多熟悉的人离去,有我的学生,有好朋友,有一起奋斗的同事,也有我敬仰的前辈。无论是谁,都是珍贵的生命,我愿尽我微薄的力量去努力阻止这些生命的凋零。
 
然而我也知道,对于菲律宾来讲,与此大瘟疫的搏斗,谈何容易。虽然确诊病例只有2000余宗,菲律宾的医院系统却已经不负重荷。上周已有700多名医护人员因无防护暴露于新冠确诊病人社交距离以内而被隔离;3.24-3.25,菲律宾四所最大、条件最好的私人医药(距我只有500米的菲律宾第一家新冠肺炎指定收治医院马卡蒂医疗中心、距我1.5公里的菲律宾设施最先进的环球城圣卢克医药、位于马尼拉CITY的马尼拉中华崇仁总医院和光坦慈善医院)先后宣布,由于疫情爆发使得这些医院的资源、人力和医务人员均处于紧急状态,由于各方面医疗资源及人员的短缺,院方不得不暂时停止接收新的新冠病患。
 
这直接导致了卫生部颁发看似荒谬却实属无奈的指令:所有疑似病例和轻症确诊患者不收治,仅在家实行严格的隔离,就像这位同胞,就像3.23遵卫生部指示被送回家隔离的14位奎松市民。这也直接导致了最近众多华侨华人的忧虑:华人为中菲两国抗疫都捐赠了大笔金钱物资,但一旦自己得病,从何医治?也更导致了社区传播的更大风险与人心的恐慌。
 
生活总是公平的,好坏消息总是参半,只是对于下一个要打开的巧克力是何滋味,你永远无法预知。让我稍感欣慰的是,据菲律宾知名华人诗人、某慈善基金会负责人王勇先生和菲律宾总统特使William Lima的来电,政府正在几所医院附近物色合适的建筑改造方舱。晚间即读到新闻,指菲律宾公共工程和公路部决定将三大公共设施改建为检疫中心,这些建筑分别是菲律宾文化中心会议大厅(著名的CCP,前总统马科斯夫人、中国人民熟悉的伊梅尔达.马科斯夫人力主建成)、世界贸易中心和马尼拉黎刹纪念体育馆。疑似、潜在和确诊的病例将被带进这里疏导,从可能感染其他成员的社区转移出来。体育馆将在本周内投入使用,另外两所建筑的改造将在10天内完成。
 
首都区肆虐的疫情令人压抑,朋友们担心我,我也担忧好朋友们。向曾经大力支持我们的纪录片《寻找苏禄王》的菲律宾华侨L先生问安,他说南部三宝颜(菲律宾第五大经济城市)今天发现第四例确诊病人,他们连日来都在汇集华侨力量为三宝颜居民、尤其是医护人员捐赠医疗物资,上周6000个口罩已经送到三宝颜市长手中。
 
南部另一要镇、总统故乡达沃市证实存在社区传播,3.31日5名医生、3名护士确诊感染,目前有50例确诊病例,其中6例死亡,是菲律宾除马尼拉大都会以外疫情最严重的城市。这些患者中至少18人有前往马尼拉大都会的历史。
 
我曾经的同事、三年前学院的志愿者老师惠惠,现居南部某市,今晨微信留言给我:棉兰老岛只有达沃一家医院有检测能力;而参加达沃斗鸡的人员在北棉兰老岛和南棉兰老岛都有确诊案例。斗鸡是菲律宾传统活动,每年斗鸡比赛都是民间盛事,上至达官贵人,下至下里巴人,无不热衷观赛乃至参与,其影响力可见一斑。而疫情中的斗鸡盛事,则可能变成了可怖的“坦桑德拉大桥”之旅。
 
至此可见,希望中的桃花源菲律宾南部地区也已“沦陷”。
 
由于封城令乃至锁国令后菲疫情仍然肆虐曼延,各界都在热议两周后封城令将提升或延续。
 
菲律宾历史最悠久的华人媒体《菲律宾商报》3.31日报道:菲国最大华人商会总会于3.29举行线上会议,其中讨论到:“基于政府由于封锁两周余来并未见起色,疫情反而不断单日突破新高,这样下去,政府在隔离期限至4.14日届满时,或将宣布展延。
 
实际上早在封城第一天,3.15日周日,我与我的外方合作院长Dr. Palanca及高级协调员在电话会议讨论学院封城期间工作时,Dr. Palanca就已经明确指出:我认为四月中旬疫情不会好转,封城不会结束。我持相同意见。基于这样的判断,以及可见的教师短缺等现实困难,我们才做出了停课至6月份的艰难决定。
 
今日CNN菲律宾报道,国会议员提议:原定30天的封城令(后已升级为全国应用)应被延长30天。他说,“面对COVID-19病毒仍在我国社区曼延、每日感染人数仍不断攀升的艰难统计事实,其他国家的经验证明,菲律宾政府应该将社区隔离政府延长30天。” 国会高级副主席Edger ERIC说,“如果不多延长30天直至抗疫“取得胜利”,那么之前的隔离将功亏一篑。”他也提到政府需要事业各种资源,以保证食物供给更真正下放给受此危机影响的低收入人群。
 
诚如联合国和这些高层所预言,马尼拉严厉的封城令导致的社会问题已经开始显现。
 
上午,多个群和朋友发我视频,视像清晰可辨为菲某地警民冲突。随后证明,今日马尼拉首都区Bagongpagasa奎松市Avida 区EDSA大道,部分失业贫民因为饥饿求助集会,期间与军警发生冲突。21人被警方逮捕,原因是他们的集会未经批准,且违反了政府社区隔离令。【1】
 
据劳工部截至3.31的数字报告,菲律宾已有63万人因菲停工或“灵活弹性”的用工政策而导致流离失所,其中169,232个属于非正规部门工人。
 
对此《菲律宾星报》早在3.23日即引联合国开发计划署(UNDP)Z驻菲代表Titon Mitra警告:菲当前地方政府采取的应对新冠病毒疫情的措施或将使得穷人陷入人道主义危机。他呼吁政府要采取相应行动,不能忽略任何人。
 
马尼拉是国际化程度非常高的世界大都会之一,得利于全民英语语言能力、低廉的劳动力成本、便利优惠的政策等多方面因素,多个国际组织、多国CALLING CENTER聚集在此,造就了东南亚一颗璀璨的明珠。然而与它所属的这个充满冲突与矛盾的国家一样,马尼拉是一个各种最不和谐因素都“和谐并存”的奇特城市,也是世界上基尼指数最高、贫富悬殊最大的城市之一。在耀眼的奢华和摩天大厦背后,是250万挣扎在饥饿线上的贫民,他们当中的一些是各行业最底层工人,当经济风险来临时,最没有保障、首当其冲受影响的就是这样的人群;一些人挤在贫民窟三个平方米甚至更小的陋室之中。而还有些贫民,根本居无定所,几代人都是专业的街头流浪者,以乞讨零钱、拾荒为生。
 
比如我家保姆阿姐,一家三代八个人,挤在马尼拉老牌CBD某贫民窟,没有窗没有风扇,有人必须席地而卧。阿姐的丈夫因患眼疾,已经失去劳动力多年,几个孩子有的成家,有的读书,都无法帮补大家庭,她是家里的经济支柱。3.15封城令前阿姐回乡探亲,被阻在乡下无法返回,她的孩子因封城令而失去工作,一家人顿时没有了经济来源。她昨日短信问我可好,十分焦急沮丧地说马尼拉的家人已陷入困境。
 
一个我曾经的采访对象,父亲意外身亡,母亲身患重疾需要洗肾,她平日仅靠卖小吃为生,最近更是频频发FACEBOOK信息向我求援。
 
身在菲律宾,早已习惯各种类似的经济求援。平日的我,往往会通过本地平民经常使用的一种转钱系统PALAWAN(类似多年前中国的邮局)寄几千比索给他们以解燃眉之急,因为他们是没有银行账户的;而现在,同样被严厉政策禁足家中的我,也实在爱莫能助。这样的人,一定太多太多。而这正是菲律宾此次抗疫最困难之处和最大的挑战所在:政府处于两难却不得已为之的境地:封城则导致大批平民失业,以及随之而来的社会动荡甚至乱局(五年前海燕海啸和台风导致的动乱还历历在目);而不封城的全民健康、经济和政治后果当然更是不堪设想。
 
对于贫民的安置,今日劳工部部长贝洛公开敦促公司提交其雇员文件,以便在此疫情危机时期提供财政援助5000比索,正式雇员或菲正式工人如小摊贩、三轮车(民间俗称的嘟嘟车)司机、洗衣工、按摩师和美甲师等。贝洛说已经向受影响的低收入家庭分发了1.6亿比索。3.30日周二,众议院筹款委员会主席萨尔塞达说,杜特地政府将向1800万低收入家庭发放现金补贴,首都区每个家庭发放8,000比索,其他地区每个家庭6,500-5,000比索,为期两个月。
 
即便如此,疫情引发的社会问题却并不是补贴即可解决的。首当其冲的就是粮食问题。
 
农业部副部长William Dar 昨日(周三)吹风会上,说菲律宾三月份的粮食库存够75天(”He said stocks as of March show the country has enough supply for 75days.”)。
 
针对Dar昨日表示出的不安,今天粮食安全专家Victor Bruce发表意见,认为粮食安全在疫情期间不是问题,他对Dar所说的可能存在的粮食短缺问题态度轻淡。
 
他说,菲律宾是世界说最大的粮食进口国之一,部分原因在于去年起实施的大米自由贸易法(rice liberalization law),该法令允许大米自由贸易,以提高供给、降低粮价。据美国食品与农业服务报告称,仅在2019年菲律宾就已经进口大米2.9million metric 吨,主要进口国家是越南、泰国和柬埔寨。然而,新冠肺炎流行病迫使越南限制粮食出口,其他国家也正在实施类似的限制。但Tolentino说,“菲律宾可以从其他国家获取粮食资源,东亚地区有很多库存,印度是最大的出口国,缅甸也很有出口潜力。所以世界上还有很多其他国家和地区抗疫供给粮食,不仅仅只有越南和泰国。”
 
我们当然希望不要出现粮食安全问题,那将引起更严重的社会问题。姑且拭目以待吧。
 
深夜记录至此,多年的好朋友英国脑神经医学博士、三代华人陈祖从医生打来电话,讨论中国医疗专家援菲队来菲的住宿与翻译事宜,后者也是特使先生近日与我正在研究的问题。陈博士多年如一日地为菲中友好关系奉献财力精力,是菲律宾多个慈善机构的主力,也是中国驻菲领保协调员,一位我所敬重的爱国华侨。深夜致电是我们的常态,由于白天彼此都忙碌异常,常常只得深夜商讨合作事宜。这一次的电话,我们都希望能籍借各自的特长,尽可能提前妥善安排上述必需细节,以便使援助工作更加顺利,达成最佳援医效果。
 
【1】https://www.rappler.com/nation/256628-residents-quezon-city-protesting-help-coronavirus-lockdown-arrested-by-police-april-1-2020
 



推荐 23